项目大全

郑州戒酒医院怎么样

来源:济南远大脑康医院戒酒科


   郑州戒酒医院怎么样?我戒了20年酒瘾!“无论是身体上还是心理上对酒的依赖,已经到了一个地步:死了算了,一了百了!”高官云曾一度沉溺酒瘾走到人生的悬崖边,有纵身一跃的冲动。而平时的他却是一个朴实本分的农民。但一个走投无路时的抉择,真正彻底改变了他的生命。

 
  济南远大脑康医院戒酒康复中心,是由山东省卫计委、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特别批准成立的省级戒瘾专科医院,是山东远大脑科医学研究院针对药物依赖性建立的戒断研究中心,是根据国家司法部和卫生部门建立的戒瘾康复医疗机构,是华东地区专业戒瘾中心,山东省戒瘾研究所临床研究基地,山东中医心理卫生及药物依赖研究所。点击了解更多医院信息
 
  多学科综合诊疗 汇京鲁名医,保障治疗效果
 
  济南远大脑康戒酒中心通过整合京鲁三甲专家医联体资源,建立多学科诊疗体系。包含6大重点科室,10大学科,有效避免酒精戒断综合症误诊漏诊,大大缩短康复时间,真正做到21天戒体瘾治病证除心瘾防复发。点击申请多学科专家诊疗
 
  医院常驻多位知名戒酒专家及资深心理咨询专家作为学科领衔人,针对每个人病情采取个性化诊疗方案。诊疗上注重综合应用药物、物理、心理及微创等多种治疗方法,首创远大身心同戒MDT安全彻断体系,力求21天“断心瘾,防复饮”,同时将治疗+国外先进的疗养模式有机结合,贯穿始终,从而取得了事半功倍的治疗效果。
 
  口述:高官云  采访整理:鸽子
 
  一上午,写不了字
 
  “我从小就有喝酒的习惯,这好像是件很正常的事情,因为大家都如此。18岁后子承父业,我做木工和农活。长期的体力劳动使我对酒精依赖越来越严重。做事前都要喝酒才有兴致,累了喝酒又可以提神。一天要喝五六瓶,7-8L的容量。”
 
  本来以为喝了酒,力气大一点,可以做更多事情。除了抚养四个孩子外,他还要赡养瘫痪的老父亲。而酒精成瘾后,官云的身体每况愈下,甚至影响到工作,增加了妻子的负担。
 
  “喝到最严重的时候,手发抖,头发晕,连吃饭都成为问题。我不敢接手三楼以上的工程,只能转手给别人做。有一次,我打完一张发票,在上面写证明的时候,发现自己手抖得非常厉害,竟然花了一整个上午都没办法写下去。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,已经接近瘫痪。”
 
  官云染上酒瘾后,身体每况愈下,严重影响了家庭和工作。
 
  官云苦笑着回忆当时的窘境:“一次往农田去摘茄子,发现自己的酒瘾犯了,头晕目眩根本无法下田,只能躺在阴凉处一会儿。摘八九斤的茄子扛在肩膀上,但在回家路上开始眩晕,想疾步回家,于是快跑起来。谁知一头栽进1.5米深的水塘,两条腿陷在深沟里,无法动弹!幸运的是,我的头部没有受到猛烈撞击,否则当场一命呜呼。邻居路过赶快回去告诉我妻子。妻子赶来后,费了不少力气才把我抬回家。
 
  经历这一次严重的事故后,我很想戒酒,但就是怎么也戒不掉!生命攸关还是无法戒掉。很长一段时间,我忘记了自己其实是一位基督徒!
 
  一晚上,辗转难眠
 
  “酒上瘾后,我慢慢离开神,常常在去主日敬拜的路上停在路边摊喝酒,喝到忘记去聚会。”官云从21岁就开始信耶稣,曾在家乡的农村教会参与建筑、木工等服侍。30岁后,由于父亲瘫痪,他成了家里唯一的经济收入来源,一个人需养活七口人,慢慢辞去了教会服侍。
 
  教会弟兄姐妹得知他酗酒的事情后,为他坚持祷告了两年。妻子有一天问他:“福州有片农场需要种水果,你去帮忙一下好吗?”得知教会的弟兄姐妹去过那地方干活,他就应承下来了。
 
  到了农场,官云却发现眼前的事实跟想象中的不一样,心里很不舒服:说好来干活赚钱,为什么这里有这么多戒酒、戒毒的人?
 
  “我按捺不住心中怒火,跟农场的同工大吵了一架,并嚷嚷要立马回家。女儿劝我留下一天试试看,待不住再回去也不迟,我勉强答应了。在农场的第二天,我看到一座小教堂里需要用石头建造,很奇妙的我就开工动手做了起来,心里有股前所未有的平安。”
 
  等到第三天晚上,我忽然想起要祷告:神啊,求祢告诉我来这里要做什么事,带领我前面的路该怎么走。简单的祷告后,我坐在床边,忽然听到一个声音说:你要留下来。我百思不得其解,这声音从哪儿来的。
 
  当时我还没入睡,很清楚这不是梦话。我觉得是上帝跟我说话了。整整一个晚上,我辗转难眠。天蒙蒙亮了,我跑到小教堂,望着眼前这座玻璃窗、门等都有待完工的建筑,心里琢磨:上帝是不是要我留下来完成工程?我顺服留下来,着手施工教堂建筑。”
 
  官云初到农场后,向神祷告,神感动他要留下来,他决定顺服神的带领。
 
  这一决定,真正彻底改变了官云的生命。
 
  一顺服,全新生命
 
  到了农场后,他过起了“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”的规律生活。原本戒酒对他来说是难如登天的事,但待了一段时间后,竟意外发现酒失去了原来的诱惑和吸引力。不再抽烟喝酒,身体恢复得很快。
 
  在善恩农场里,官云和弟兄姐妹一起追求生命的成长。(照片里的小木屋是官云付出很多心血建造起来的。)
 
  “我慢慢学会了反省自己,以前在教会里热心服侍的时候,我对罪没有多少认识。”官云感慨自己三十岁开始脱离教会后,越来越远离神,用拼命做事的方式,满足自己追求世界的欲望。“在这里安静的时间很多,我很感恩能够重新来到主的面前,才知道对家人的亏欠,也终于在神的帮助下脱离了酒瘾。”
 
  “我的性格脾气也好很多,以前讲话口气很硬,不太关心孩子的需要,孩子都很怕我。现在家庭关系和睦很多,家人都很开心看到我的改变。” 官云的生命改变后,更愿意委身神,对农场有了愈来愈深厚的感情。
 
  那时,官云家里经济非常紧张,孩子在读大学,原本想到农场赚钱补贴家用,但实际上生活只能自给自足。在经济很拮据时,他妹妹告诉他有一个机会能到外面赚钱。考虑再三,跟妻子商量后,他决定放弃。
 
  妻子的全力支持了却了他的后顾之忧,他安心留下来服侍。“如果看重钱,我不会留下来,但我想着为上帝做事情,无论做什么我都甘愿。”
 
  虽然收入微薄,官云仍殷勤服侍神,生活很充实,心里感到平安和喜乐。
 
  有一年官云从楼梯摔下来,腰椎骨摔碎断了,躺了三天动弹不得。住院时,他感冒引起发烧,由于血液感染被医生诊断疑似是败血症。在重症病房治疗了一星期后,他又住院了二十八天。
 
  “当时,我祷告心里很不通畅,后来上帝让我看到这是出于恶者的攻击,眼腈闭上就发现有说不出的黑暗势力在搅扰我。”生病期间,很多弟兄姐妹前来探访祷告。在连续几天弟兄姐妹的迫切祷告后官云退烧了,身体逐渐好转。
 
  这件事后官云并没有因做主工埋怨神,也没胆怯,反而更坚固服侍神的心。
 
  一段瘾,见证福音大能
 
  官云在农场殷勤服侍,除了建筑活外,还耕种农田、养鸡鸭、带诗歌敬拜等做力所能及的事。
 
  “其实在服侍里最难的是回头坚固像他自己一样被瘾捆绑的人。农场有新成员到来,我也会分享自己戒酒的经历:挣脱瘾的捆绑,不是靠自己,而是靠大能的神!
 
  2013年8月,我连续痛失三位好友,皆因喝酒过量猝死。我彻夜失眠,如果他们能跟我一样认识神,该有多好!我在神面前立志,透过自己的见证和服侍,让更多人认识福音,改变生命!
 
  每次看到农场有新成员进来,我常常祷告神得着对方的灵魂,我很怕他来了一段时间待不住就回去,一回去人很容易失足。我很盼望一个人能在基督里得到真正的改变,而不只是戒完瘾而已。”
 
  走出酒瘾的官云,不仅自己的生命发生改变,而且祝福了别人的生命。
 
  “来这里,并不是要做多少事情,而是你做事的心如何。当你心里想我是为主做,即使身体很疲累,心里却很喜乐。”由于一位农场同工刚刚离开,官云的服侍担子更重了,他也表示身体受过伤,事情很多也会吃不消,但他深深在祷告里经历到神的恩典一直在托住他。“我不知道神会怎么带领前面的路,在农场一天也好,回家乡也好,只要合乎神的心意,我都会尽自己的能力去做。”
 
  官云想以自己的经历告诉所有在酒瘾中的朋友:喝酒在大家看来是稀松平常的事,却很容易上瘾,接而危害到身体健康,还危害到家庭伤害他人。酒的危害人人皆知,但戒酒只靠自己根本无能为力。你需要神,需要一个接纳你的群体。鼓励你来到教会和机构,得到弟兄姐妹的代祷支持和实际的帮助,和我一样经历神的恩典!
备案号:鲁ICP备16020344号-1

版权声明:部分图片来源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仅作分享之用,如果分享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所标来源非第一原创,请私信小编,我们会及时审核处理。

悄悄提问 拨打电话 回到首页